欢迎来到策法上海律师事务所!咨询电话:400-9969-211

关于我们

上海市华荣(深圳)律师事务所上海团队,在广州和深圳等地设有分部, 拥有200多人的律师团队,各领域均有专家级律师坐镇 ,平均执业年限在5年以上 ,70%以上律师获得法律硕士学位。24年来,秉承专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国际化的发展理念,为数以万计的客户提供了优质的服务,解决各类疑难纠纷案件上万起,其中不乏重大案件,在业界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和客户的信赖。 获得优秀律师事务所、司法系统先进集体等多项荣誉称号...

主攻领域

婚姻家庭

刑事辩护

房产纠纷

劳动工伤

合同纠纷

债权债务

首页 > 刑事辩护 > 上海刑事案件的律师解析坦白从宽适用

上海刑事案件的律师解析坦白从宽适用

刑事辩护 2022-02-08 15:520互联网法律知识网
【导读】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归还全部赃款,挽回特别巨大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的理解,消除特别严重的后果。这种情况应等同于避免特别严重的后果,可以减轻处罚。【案情】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审理发现,2012年2月24日22时许,被告人温国星趁其朋友、被害人司徒外出,以撬门的方式进入被害人住所,盗取被害人现金899800元。第二天,被告人温国星被公安机关逮捕。被告文国兴被起诉后,如实供述了

  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归还全部赃款,挽回特别巨大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的理解,消除特别严重的后果。这种情况应等同于避免特别严重的后果,可以减轻处罚。


  【案情】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审理发现,2012年2月24日22时许,被告人温国星趁其朋友、被害人司徒外出,以撬门的方式进入被害人住所,盗取被害人现金899800元。第二天,被告人温国星被公安机关逮捕。

  被告文国兴被起诉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和赃款去向,公安机关根据自己的供述缴获了部分赃款。同时,上诉人联系家属补足并退还全部赃款。被害人表示理解被告,并要求司法机关从轻处理。


  【审判】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温国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盗窃罪。被告人温国星可以在调查阶段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并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温国星归还全部赃款,被害人表示理解并要求对被告人温国星从轻处理,因此被告人温国星酌情从轻处罚。

  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故意伤害、盗窃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能否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批复》,作出以下判决:被告人温国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3万元。

  判决后,被告温国星不服,提出上诉。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上诉人温国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盗窃罪。上诉人如实供述罪行,积极退还全部赃款,从而挽回了特别巨大的经济损失,得到了被害人的理解,消除了特别严重的后果,应当等同于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可以依法减轻处罚。

  原审判决确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准确、合法,但量刑不当,法院予以改变。上诉人温国星及其辩护人的意见被法院采纳。

  上海刑事案件的律师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的规定,判决:第一,维持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2012)第557号刑事判决对上诉人温国星的定罪;第二,取消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2012)第557号刑事判决;第三,上诉人温国星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罚款1万元。


1-1Z50G51341926


  【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上诉人的坦白情节是否属于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因如实供述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是否可以减轻处罚。二审判决认定上诉人的坦白属于上述情形,适用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减轻处罚,符合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要求和刑法原则。

  首先,上诉人的真实供价值较高。刑法修正案(八)新增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是对我国宽大刑事政策的法定化,对于在司法实践中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节约司法资源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本条明确规定,在特定情况下,价值较高的真实供述不仅可以从轻处罚,还可以减轻处罚,鼓励和引导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如实供述,积极避免严重后果。

  所谓真实供述的价值,应当从真实供述的时间、内容、对消除犯罪后果的影响等方面综合考虑。在本案中,上诉人如实供述犯罪,解释赃下落,认罪态度良好;根据供述,公安机关迅速追回大部分赃款并归还受害人;上诉人及其家属也积极筹集资金归还不足部分(上诉人用部分赃款偿还债务)。对于主要侵犯财产权的盗窃犯罪,恢复和归还所有赃物,恢复受害人的财产权是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可以认为本案上诉人的真实供述价值较高。

  第二,上诉人的行为消除了特别严重的后果。特别严重的后果一般是指重大人员伤亡、重大财产损失、特别严重的社会或政治影响。从字面上看,避免特别严重的后果是指特别严重的后果不可避免或可能发生,因为嫌疑人、被告人的真实供述没有发生。

  上海刑事案件的律师说如犯罪分子在商场放置定时炸弹,被抓获后,由于如实供述,公安机关及时采取措施避免爆炸。这种情况很容易理解,以避免特别严重的后果。然而,对于特别严重的后果已经发生,但由于嫌疑人,被告的行为消除了特别严重的后果,也应该给予同样的评价,因为对受害者,对社会,消除特别严重的后果和避免严重的后果,在某种意义上甚至更有价值。

  本案中,上诉人的真实供述行为使公安机关及时追回大部分赃款。同时,上诉人及其家属全额补足了上诉人偿还债务的部分,受害人也理解并主动求情。基于此,可以认为,本案特别严重的后果已经消除,因上诉人盗窃而受到侵害的社会关系已经恢复。

  3、很难适应上诉人的从轻处罚。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如实供述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的,不一定要减轻处罚,而是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的基准刑远远超过法定最低刑的,即使符合上述情节,也可以从轻处罚。

  但是,如果被告人的基准刑接近法定最低刑,就没有从轻处罚的空间。考虑到坦白、返还赃物等情节有可能在法定刑以下量刑,应考虑适用本条减轻处罚。本案上诉人盗窃数额特别大,应当在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在没收财产的罚款或者范围内量刑。也就是说,如果上诉人没有其他减轻处罚的情节,也不适用本条款减轻处罚,最低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上海刑事案件的律师就本案而言,这样的处罚结果对上诉人不公平,不能反映其如实供述、全额返还赃物、获得被害人理解等情节,不能将上诉人与其他犯罪数额相似,但不坦白、不悔改、不返还赃物被告人开放量刑距离,不能反映宽大的刑事政策。

  第四,严格限制适用本条款减轻处罚。可以预测,消除特殊严重后果等同于避免特殊后果,可能会引起对滥用本条款的担忧。但从以往的司法实践经验来看,这种担忧是不必要的。

  首先,消除特别严重后果的认定标准较高。对于盗窃等侵犯单一法律利益的犯罪,必须挽回所有巨大的经济损失;对于受贿等侵犯复杂法律利益的犯罪,几乎不可能认定。

  其次,减轻处罚的范围也受到了严格的限制。标准化量刑已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对于坦白、退赃等情节,有明确的标准和范围,客观上不可能滥用。

  就本案而言,结合广州地区的审判实践,本案上诉人的基准刑应在10年至12年之间;根据《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上诉人如实供述、全额返还赃物、取得被害人谅解等情节,基准刑可减少50%-60%。这样,实际判处的刑罚应在6年左右。事实上,本案二审判决也是按照本标准作出的。




  网站声明:本文“上海刑事案件的律师解析坦白从宽适用”资源信息来自互联网,以学习交流为目的,整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联系我们,并提交问题、链接及权属信息,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上海市华荣(深圳)律师事务所上海团队,成立于1998年_近200人的律师团队_各领域均有资深律师坐镇_平均执业年限5年以上_70%以上律师获法律硕士学位_24年来解决重大疑难案件上万起_ 获得优秀律师事务所_司法系统先进集体等多项荣誉称号

Copyright @ 2020-2022 上海律师团队24小时在线【免费咨询】华荣上海继承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2020134472号

咨询电话【400-9969-211】 微信号【12871916】